LMSClubePortfolioeLearingRegisterLogin
從孔子困於陳蔡談「自信」的艱難與重要
by 許炎初 2013-09-29 00:13:11, Reply(0), Views(407)

教師節的省思:從孔子困於陳蔡談「自信」的艱難與重要

 

  孔子困於陳蔡。史上聞名。《史記》孔子世家〉記載此節最為詳細。後來在電影《孔子:決戰春秋》卻略過《史記》記載孔子與弟子之間的對話。大陸版的《孔子》影集則將其體現。

    這些年來,這一段情節雖然上課常教,但始終並未向同學去解析。只因該處真是只堪讚嘆而已,實在不好向十餘歲的同學再去解說了。但也應該說是自己並沒有「自信」。

    但今天是教師節,這些日子以來,內心總感迷茫於自己快要失去自信。於是內心總有一股聲音要我注意此節孔子對所欲行於天下之道而無懼於陳蔡之窮困的「自信」。

  簡言之,那是孔子行道天下的「自信」(因自知彌深、自信彌堅)在「道」與「命」之間所拉扯不下的萬分掙扎。

     這種「自信」最近在觀看電影《林肯》中也有發現到,林肯對其一生的「志業」(解放黑奴,與生而平等的理念)在即便情勢如此不利於他時(內戰打了四年,死亡超過六十萬人),仍具有其他人所沒有的那番「自信」。

    簡言之,子路認為孔子(老師)困於絕地與絕糧,是因為我們的道行與努力不夠。顯然這是子路有感於外界環境劇烈時的一種虛心與自勉。但卻也是一種失於「自信」。

    子貢的說法,就相反,認為孔子(老師)之困於此地而絕糧絕路,是因為我們的道行與努力太高,而讓天下不能容納。意思是我們應該降低標準。那是一種失於「自信」。

    顏淵的說法就不同於子路與子貢,而深得孔子的欣喜。顏淵的說法是,這並不是孔子力求於道之錯,而反是天下人不努力求道之過。

   故顯然顏淵認為,我們(夫子)的道既然已經大開於天下,但各國卻不用,那就是那些本來就不力求努力的人之過而不是我們的過錯。

    顯然顏淵表達的是一種所謂有感於外界環境劇烈時自己所永當保守勿失的「自信」。

    透過上述,這種「道在己身」的自信(但這不是弘為執之自信)我認為就非常的重要。顯然也是孔子儒學復興的最大關鍵。

    顯然,對關心儒學的人而言,只有能將自己的學識與人格努力拉到這一道(如士志於道)的層次的自信時,才有辦法挺立於紛紜亂世百家各說的迷霧之中。

 

    以下謹將史記孔子世家該處列於下端

孔子遷于蔡三歲,吳伐陳。楚救陳,軍于城父。聞孔子在陳蔡之閑,楚使人聘孔子。孔子將往拜禮,陳蔡大夫謀曰:

孔子賢者,所刺譏皆中諸侯之疾。今者久留陳蔡之間,諸大夫所設行皆非仲尼之意。今楚,大國也,來聘孔子。孔子用於楚,則陳蔡用事大夫危矣。

於是乃相與發徒役圍孔子於野。不得行,絕糧。從者病,莫能興。孔子講誦弦歌不衰。

子路慍見曰:

君子亦有窮乎?

孔子曰:

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

子貢色作。孔子曰:

賜,爾以予爲多學而識之者與?

曰:

然。非與?

孔子曰:非也。予一以貫之。

孔子知弟子有慍心,乃召子路而問曰:

詩雲匪兕匪虎,率彼曠野。吾道非邪?吾何爲於此?

子路曰:

意者吾未仁邪?人之不我信也。意者吾未知邪?人之不我行也。

孔子曰:

有是乎!由,譬使仁者而必信,安有伯夷﹑叔齊?使知者而必行,安有王子比幹?

子路出,子貢入見。孔子曰:

賜,詩雲匪兕匪虎,率彼曠野。吾道非邪?

吾何爲於此?

子貢曰:

夫子之道至大也,故天下莫能容夫子。夫子蓋少貶焉?

孔子曰:

賜,良農能稼而不能爲穡,良工能巧而不能爲順。君子能修其道,綱而紀之,統而理之,而不能爲容。今爾不修爾道而求爲容。賜,而志不遠矣!

子貢出,顔回入見。孔子曰:

回,詩雲匪兕匪虎,率彼曠野。吾道非邪?吾何爲於此?

顔回曰:

夫子之道至大,故天下莫能容。雖然,夫子推而行之,不容何病,不容然後見君子!夫道之不修也,是吾醜也。夫道既已大修而不用,是有國者之醜也。不容何病,不容然後見君子!

孔子欣然而笑曰:

有是哉顔氏之子!使爾多財,吾爲爾宰。 http://www.epochtimes.com/b5/1/10/8/c6522.htm

Reply